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巴中太子坟——囚在黄土里的母子情殇
2016-03-23 14:54:08    来源:巴中民协
字体: | 颜色: 绿

巴中太子坟——囚在黄土里的母子情

市政协李梅

前记:

太子李贤, 被母亲武则天谪贬入巴,后来逼令自杀、安葬于巴。《四川通志》载:“在州城南二里(今巴中市城守乡南坝村三五变电厂处)”;《名胜志》云:“墓高如小阜”(阜:土山)。章怀太子曾埋葬在此11年,后迁葬陕西乾县乾陵。”《巴中县志》也载太子墓变迁史:“此为衣冠冢,土冢成圆形,墓圈以白沙条石砌成,墓前有‘章怀太子墓’石碑。民国时,墓地荒废,仅存墓碑一块。1978年修‘35变压电厂’时,将部分墓地压于场基。”原墓前修有寝庙,到清道光以前还可见到神道精严,翁仲陈列,墓地开阔,樵苏禁厉,松揪无恙的风貌。后经兵火,仅存墓冢。到了道光八年,县人曾进行修葺划出保护范围,建立保护界碑。今日所见墓地和“唐章怀太子李贤墓”碑,1984年重建。

现今,一地黄土,一块石碑,墓冢荡然无存,杂草丛生,孤陋鲜闻,落寞不堪。纵观一生,不忍卒读。籍于此,作如下感。      

 

母与子,尘世间最无情的遇见

你是高傲的贵族,在繁华里出生、成长,却在卑微里凋零,哀寞地离去。

是命运让你和帝王将相之家不期而遇。武则天,这个名字专为一人而生,独一无二,兀自孑然,傲视着穹庐之下的芸芸众生,包括你和你的兄弟姐妹。

    她这千娇百媚的一生,极富传奇的一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的娇媚,令其可以自如地游弋在两代帝王的情之间;她的传奇,应验了“君临天下、女主武王”的预言;更是她的野心与智慧,成就了大周朝的横空出世,前承贞观,后启开元。这是一场始料未及的不凡与恢宏,亦是一场盛大的颠覆。

在这场盛大的颠覆里,你本是她至爱的礼物、血肉相融的宝贝,不期而至,走进她的传奇人生,共赏陌上花开,同唤南雁归来,生死契阔,舔犊情深。

她本是你生命中最明澈清喜的水域,既赋你丰盈的生命个体,更赋你千般流转的才情却忘了,在万千繁华里,远绝尘嚣和纷争,还原一个母亲本真的柔软和温情。

在这场旷世的颠覆里,你只是这一过程的片断和细节,碎在血流成河的母爱里,成就了一个母亲的欲望、野心和荣光。

这一份情缘啊,本是付于无尽的忍爱,可是,在错置的赌局里,沉沦了九天十地,她已不愿醒来……

母与子,尘世里最温暖的相逢,于你们,却是一场灾难,更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她的宿命是上阙,你的宿命是下阙。

这无情的遇见,留下了世人费解的注疏!

刀与瓜,断翅的天使在流泪

她曾说,她的存在,亦是“母心与佛心”的存在。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少,再摘使瓜稀。

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一首《黄台瓜辞》,字字见血,声声如泣。原以为,她的威仪和坚硬,只是奉献给欲望、野心和权力,“夜深儿女灯前”、堪堪浓烈的“天伦之乐”终是她心之所依,魂之所归。可是这杜鹃啼血般的悲怆,已踏破千山万水飞到天上去,却再也唤不回迷失的母心……你日日登高望远,望眼欲穿,就是为了那一份剪不断理还乱的守望;夜夜奋笔疾书,殚精竭虑,只是想重新找回记忆里那个温婉如画、慈悲满怀、骨肉情长的母亲,未曾想这和着血泪而生的谏母辞却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成为你悲苦人生的祭词,也是送给母亲最后的礼物……

抽刀断水水更流,据说母子是血肉相连、心神相契的,当你饮鸩而去痛楚难耐时,她的心是否一样也在疼?

也许因为这样,你愿做断翅的天使,在她的刀剑之下,用今生全部的疼痛和眼泪,换取她来世的清醒和温暖……

南龛坡下,暮色苍苍,黄土青石下,你仍然在找寻:母心走丢了,佛心又去哪儿了?万里长城万里长,总有一砖是你恋我的字凭,即使你是盛世里闪着赤焰铁质的雕,我也要留下你最后的慈悲,击碎你无坚不摧的心墙,电闪雷鸣疾风骤雨后,彩霞满天,齐虹高照,母亲,你象一朵盛开的莲,从云端向我走来……

是与非,无字碑前那一声叹息

你这菲薄的流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已是一年人间四月天,洛阳牡丹花又开,华清池里水亦暖,可是少年的梦再也飞不回长安城。母亲,因为她的不经意,沧桑就轻易地穿越了你一生。

巴州城里,太子坟前,人去墓空,孤烟轻绕。是不是只有这片芳草凄凄,才证明那个象烟花一样寂寥的少年曾经来过?

乾陵墓前,无字碑上,寒风斜过,幽光摇曳。“无宇碑,谁立竖? 李兮唐,周兮武,千秋冤结一杯土,唐家余子不足数,于阗此意晦终古。”明代诗人王尚炯作词如是云。亦如一首凄曲哀惋之歌,意犹未尽,诉说着大唐盛世如梦似幻的经年往事。

太子坟,无坟无形;无字碑,无字无文,到底是前呼后应相映成趣?还是在千年之后,形同陌路的母子对亲情迟到的追悔和召唤?花开荼蘼花未了,皇庭梦魇,铅华褪尽,以爱为凭,一苇渡航,才是你们将要回去的原乡。

在原乡,没有宫廷之中频如过江之鲚的亲情相残,只有承欢膝下、飞燕绕梁的美好;世事变迁、刀光剑影中,深情相拥,做彼此最艰难时的陪伴;彼时,落英如雨,再次印证佛拈花一笑的了然,分享母亲谜一样的斑斓人生。

就这样,以母子的身份,在时光的行程中互相辨认,相依相携,枕着岁月慢慢老去。

青石碑前,驻足长立。借你一声叹息,让历史替你捡拾那一地的忧伤,忘却尘世间曾经的薄凉,还你母爱成海的永远。红尘漫漫,万里风沙之上,明心见性,彼此相忘于江湖,在迟来的爱里来一场旷世的宿醉……

所以,在来生,请端坐菩提之下,以爱的名义,暖一场母子情深的相逢……

 

编辑:卢文英
关闭】【打印
心情投票
稿件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2015-2020 WWW.BZSMX.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主办: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办公室 电话:13308291079 18398205206 E_Mail:182472315@qq.com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蜀ICP备16003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