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阳云: 水岸白衣 巴中古镇的另类存在
2016-10-26 11:34:47    来源:
字体: | 颜色: 绿

 

 

 

 

        巴中称得上古镇,保存相对完好有知名度的不少,如恩阳、通江毛浴、板桥、南江长赤等,但还有不少乡镇依旧存留着一段一节的老旧街道,寂寞地在那里固守着不愿褪去的历史,让我们能够从中窥视到一个个乡村场镇的青葱岁月,拾起一抹繁华影子,联想开来,畅怀感叹,发思古之幽情。如南江下两、沙河、关门、恩阳花丛、通江永安等等。甚或连一些撤并的乡如恩阳磨子,同样还保存有较好的几十或近百米老街。

        时代的潮汐一浪高过一浪,生活的印痕还没被全盘冲刷湮埋,幸存的一处处古镇老街,还能让我们幸运地触摸到历史的脉搏,得以凭吊有根,回望可依,记忆复活,梦想能接,已是幸事。在唏嘘的慨叹之后,更多是能感知到这古色的岁月温度。
于巴中,当我们要对古镇老街作一番盘点时,相信白衣古镇定会让人眼前一亮,风姿绰约地走向前台,假若与同处巴中的四川十大古镇恩阳相类比,白衣会以另类风情凸现特质,成为巴中古镇的并蒂莲。
        白衣藏在大巴山之中,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古风浩然、文风激荡的古镇,十多年前,即2003年一个秋天,我怀着试探的心情初访古镇白衣时,那一扇扇雄峙的赭红色封火墙传递出的特异风情,一下点亮我的双眼,一袭厚重的古韵古风带给我极大的震动,从此,我便有了牵系古镇的热情,一次次到访的冲动。

 

 

 

 

 

 

        曾经千年繁华不是梦
        白衣,距平昌县城仅十余公里,虽然现在有些落寞,但得之于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曾经千年繁华却不是梦。
        白衣背靠之山,是从西北米仓山蜿蜒逶迤而来的一脉,象一条青龙,青鳞峥嵘,又象一匹青骢马,缓辔而行,穿帐过峡,吞云吐雾,千里迢迢在此打住,山的主峰名为钟家山,到了白衣这个地方,形成五山环抱之势,天然而似一朵硕大的青莲,白衣正好座落在莲台之上。
        而一泻千里的巴河和通江河,在平昌古江口汇合后,由于山势曲折绵缓,河水也就变得轻盈舒缓了,仿佛一条玉带,在五山之间差不多缠绕了大半个圆,同时在白衣形成了开阔的冲积平原——罗家坝。
      远处看去,罗家坝就象一个奇大无比的玉佩系在钟家山的脖颈上。由于有宽阔的巴河环绕,河水长年的冲积,白衣古镇外便铺陈出万亩的自然沙滩,成为一大景观。
自然的造化,水陆交通便利,从这里可以南下入渠江、嘉陵江至重庆,通江达海,北上出蜀地到汉中而至长安,与中原文明对接。其势能控秦蜀之咽,理所当然成为朝庭屯兵重地,同时也是民间通商口岸,在交通极不发达,主要以水路为主通行的漫长时间里,白衣往来船舶如梭,商贾云集,街市繁华。
        白衣历史悠久,据考证和史书记载,白衣始建于秦汉时期,唐代以前,白衣叫作“柳州城”。其名得来,有多种说法,相传,河边有一四五人合抱的河麻柳,绿荫遮天,冠盖如云,巨臂横斜,绵亘十数丈,延伸到河对面,行人不假舟楫,就可以在大树上熙来攘往,柳州因此而得名。
        白衣历史两千年,名称变化较大,为何别称柳州城,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很值得考查探究,有一首著名的柳州情歌《黄扬扁担》在此流传至今广为吟唱:“黄杨扁担软溜溜哎/挑一担大米下柳州/人说柳州姑娘好哇/个个会梳头哇/大姐梳个盘龙头卷啦/二姐梳个茶花纽哇/只有三姐梳得巧哇/梳个狮子滚绣球哇”。
        白衣置过郡县,是梁代万荣郡、北周万州、隋永康县、明永睦县治所,清嘉庆年间降至永康镇。白衣原何从县降为镇,据记载本域出一桩妻谋夫命案,有触“睦”义,皇上责罪,罢县令,撤永睦县制,降置成镇。由于历代战乱、匪患、瘟疫和饥荒的影响,城区缩小,人口锐减,明清时期曾由外省籍移民于此,明代晚期改称百益场。
        白衣这样一个处在秦巴山地,能在几个朝代设郡置县,享有这样一种殊荣,无疑靠着自然环境和地理优势,为风水胜地也。
        何为白衣?得名的来历,还得从白衣建庙说起,明崇祯甲申年(公元1644年)建大佛殿,供奉白衣观音慈像,始称白衣庵。观音菩萨,又作观世音菩萨、观自在菩萨、光世音菩萨等,从字面解释就是“观察(世间民众的)声音”的菩萨,观音化身很多,有南海观音、杨柳观音、一叶观音、滴水观音、送子观音等三十三种形象,白衣观音是宋代开始常出现的头部覆盖着白头巾,身着白袍,慈眉善目,清秀柔美的观音像。不管是立姿和坐姿,其姿仪悠闲自在,神情慈祥亲切,是民间最常供奉的观音之一。清咸丰年间时,白衣由于遭受一场自然灾害,场镇火毁于一炬,唯白衣观庙幸存,时人称奇,故改名“白衣”,俗称“白衣庵”,场镇之名由此沿袭至今。
        白衣曾经繁盛,那么在这里很早就建立的万寿宫与禹王宫也可证明。说明外来的客商很早就落足于白衣经商做生意,市场大,生意好做才吸引得了人,也才聚得了人,一批人的到来才有会馆的修建,江西人的万寿宫,湖广人的禹王宫,就是这些外来人聚会的会馆、场所,会馆相当于今天同乡会的办事处。此后江西吴氏家族选择落脚白衣并一时兴盛于白衣也是有根由的。
        万寿宫,座落镇南,近白衣庵大庙南墙,建于北宋雍熙年间(984——987)。外山门为石牌坊向南,造型粗犷,年代久远,风化严重,图案字迹模糊。坊中大字“万寿宫”,横额“道貌南华”。四柱三开石拱门,石柱楹联二幅,石牌坊石梯中嵌蟠龙石座,是一道观。相传观内原供奉老子(李耳,字聃)庄子(庄周)等塑像,又称老庄观。清光绪甲申年(1884)失火,观被焚毁,竞存观外山门石牌坊。
        禹王宫,位于镇北,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1619),高大雄伟,古朴典雅,全是木架结构,两重瓦檐,鱼龙爪角。殿前排八根粗大木柱,立于四对石狮石象磉礅之上。大门正中楣横匾,题书兰色大字“禹王宫”。宫前石梯正中嵌蟠龙石座。正殿禹王大帝塑像,头戴皇冠,两手抚膝而坐,旁有四侍者。侧殿有二王塑像,即李冰父子。
        因为外来文化很早就传至白衣,白衣的风情也是很独特的,有沿袭江南一带风俗。比如在五六十年代还兴盛的中秋十五祭月仪式,每到中秋之夜,家家户户都要在门口摆上桌子,上面放满糕点、糖果、花生、核桃等之类,待祭拜仪式结束后,满街的孩子就可以尽情地来抢,中秋夜便会成为狂欢夜。在白衣,由于河水清、滩浅、水域宽阔最适合举办龙舟大赛,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过这一盛况,两岸观者都有数万人,而夜晚放龙灯,更是气势壮观,千万盏河灯顺河而流,悠悠缓缓,灿若繁星闪耀。而街头的板凳龙耍起来,其惊、险、奇、气势又是另一大景观。

 

 

  

        欲火涅槃转身华丽
        繁华自有代谢,世事总在沧海桑田间,白衣变化也在起落间,曾置郡设县,之后降为镇不说,曾经千年的繁华承续,又被1884年的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
        然而,白衣又是幸运的。它最终得力于吴氏家族中身份显赫至监察御史的吴镇,他以对故土浓烈情怀,以私情向当今皇帝托请,期望重建一个白衣。
        吴镇上书皇帝,收获一个意外,估计吴镇都没预估到,皇帝居然同意了,并且可以取样皇宫,同时御批使用州巴两河13年河道税银,真是没有更高规格的礼遇了。皇帝颁旨对天远地偏的一个小镇重建,估计先例不多,用国库资金,大概也少见,我不知两河13年河道税银有多少,十多年,两条河,估计也不是一个小数。
        但吴镇及其家族影响力还不仅于此,另在数省募捐到10万银两,可谓巨额资金。
        奉旨重建,取样皇宫,能够在大巴山深处花如此巨资对一个小场镇大兴土木,于清朝晚期那个千疮百孔的飘摇时代,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白衣高调重建,并且是高起点,有些奢华的重建,在全国调集能工巧匠,耗时10年有余的时间,建成了规模宏大的、气势非凡的六庙三宫和庞大的吴氏官邸。由此雕梁画栋,精美绝伦,别具一格的古建筑群在白衣壮观地绽放出奇异光彩,白衣享受千年难遇的殊荣,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转身华丽。
        而今的白衣古镇,虽然经历了岁月自然损伤和人为破坏,但古貌依稀可辨。首先给人的印象是皇家气派,其建筑风格汇集中国各地的特色,屋顶的飞檐翘角是典型的徽派造型。那还保留着的封火墙,则是典型的京城故宫城墙样式。特别是这矗立古镇建筑群的中一扇扇封火墙,傲然雄峙,一下子把古镇别样的风格昭示显耀出来。与大巴山中的其它古镇带有的巴山民居特色、吊脚楼式建筑形成鲜明映衬,带给人们别样的新奇感受。
        封火墙,是江南建筑的一大特点,为防火,防风之需,在居宅的两山墙顶部砌筑高出屋面墙垣,在墙头有形似马头的装饰,故又称“马头墙”。白衣因遭火灾,取这一样式,抑或正是为预防火灾所需呢。封火墙的建筑材料,砖、石、木共用,与巴中原味的场镇建设主要是穿逗式木结构区别甚大。
        白衣的建筑气势也很宏大,大庙数层深,有山门二十四扇,浮雕出孝女孝男,门前有整排的石柱擎起高大的拱宇大厅,可容千人。
        大庙正对面的戏台,虽琉璃充天的金顶已毁,但戏楼的大部分建筑还在,两根石桅杆高高地竖起,围台、台壁之上的镂空雕刻,其用料的考究、雕刻工艺的精湛,姿态万千,神灵活现,无不凸现技艺的巧夺天工。据当地的百姓讲,当年戏楼建成之时,各色戏种在此连续上演半月有余,盛况空前。
        因白衣吴家文风盛极一方,而准建魁星楼和印字室,白衣的印字室基本完存,过去曾作为粮库使用多年,印字室屋脊一条巨龙依旧栩栩如生着。白衣建设时,因吴氏一族,有广泛的人脉关系,文武百官、社会名流广留墨宝,古镇重放异彩,熠熠生辉。
        文风炽盛蔚然显赫
        天地灵钟宝地,自然孕育出人间文星闪烁。白衣的文风有得一说。
        评价一个地方的文风,是看这个地方出了多少显著的人物。白衣文风鼎盛,有这样的总括: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历代人才辈出,犹以清代更是人文蔚起,科甲盖世。姓不出支,世不过三代,竞出翰林二人,进士四人,举人八人,拔贡七人,另有监增廪生三十余人,由学入仕者四十余人。
        这里有几个注解,白衣人文兴起是在清朝,而且是清中晚期。二是能高中科甲,有盖世之声。三是姓不出支,即是一个姓氏家族里。四是时间短,出的人才多,仅三代人,自翰林以下,数十人获取功名。
        短短几代人,不仅繁衍出一个人口众多的庞大家族,而且造化成能够上达天庭,与皇帝说得上话的名门望族。这个家族就是白衣的吴姓之家,真正的了不起。
白衣的吴姓家族并不是土著的,原是居住在江西宜黄,此姓中有一位叫吴鸣珥的人,善青鸟术,即相地看风水,在蜀中游走,见白衣山水灵性,得地镇后的钟家山。于乾隆二十年(1755)前后将其家中五位兄弟,迁徙于此。还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将其江西宜黄已故老祖母李老孺人遗骸迁葬,扎根白衣,由此成为迁蜀之祖。后因白莲教起事,流离转途,几经往返,惟一房兄弟留原籍,其他的长次两房一半留宜黄,一半移白衣,坚守此地。自此,吴姓合门为大姓,蕃衍子姓,渐成蜀中名门望族,盛极一时。
吴氏一族人才辈出,这些人物中,确确实实涌现出了不少拔萃精英者,声名显著,这里简介几位。
        吴镇翰林,为监察御史,扬名中外,曾赏戴花翎。光绪二年(1876),东乡县(现宣汉县)发生官兵惨杀东乡县民血案,吴翰林欣然亲领东乡县民袁廷蛟,向当时在京任职的内阁中书肖宗禹等四十七名川籍官员泣诉其血案惨状,并毅然奏疏朝廷,揭露官兵绞杀罪行,且提出了惩治办法,为以后东乡血案的昭雪,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川剧《巴山秀才》,即以此事件作为背景创作。
        吴铣翰林,官畿辅博,历任知县、知府(州),诰授光禄大夫,一品封职。凡有益于民生之事予以倡办,卓有循声。张竺芷御史中丞赞叹其治绩曰“盗不入境,蝗不为灾,水不贻患。吴公治蒲三善,当与前贤后先辉映矣!”
        吴德溥举人,自咸丰二年(1852年)任同知使贵州,先后任施秉县令、署理安平县令、遵义府知府兼知县,后任翼长总揽军事,前后达30年,因靖边抚民不遗余力,抚边有功,政绩卓著,受光绪皇帝召见,圣旨赏赐黄马褂,并赐“夺巴图鲁勇号”,升贵州粮储道,光绪三年升任贵州按察史,署布政史,光绪六年授云南布政史。
为官勤政奋勉,悉心尽职,卓有贤声,政绩昭著,俱被赏戴花翎者,有二品都司吴德濂,三品知府吴德泳,五品衔吴镕,五品知县吴德鸿,工科掌印吴传诗,同知衔吴以枚,同知衔吴以本,中书衔吴以业。
        吴德潇进士,任官知县。同其子吴铁樵、吴仲韬、吴以东,均为维新运动中坚人物。与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黄遵宪、陈宝箴、汪康年等交往甚密,积极参与创建“强学会”,开办《时务报》,为变法图强踊跃活动。而且,与孙逸仙(孙中山)、张之洞、翁同龢等亦有深交。光绪庚子年(1 900),不料在管教案中,与子仲韬、以东、孙恕昌一同遇难。康有为赞“吴双遣(吴德潇别号),真人也,畸人也,今世寡有是也”。梁启超称“余与谭浏阳(嗣同)及铁樵约为兄弟交,而父事季清(吴德潚字)先生”。谭嗣同赞誉“三吴(吴铁樵、吴仲韬、吴以东),蜀之三龙也,吾国有此等人才,岂是亡国气象。”
        由于吴氏家族先后涌现出翰林进士30余人,四品以上官员10多人,在朝为官者达四十余人,而且,政声赫名,深受皇恩泽典,振采五朝五色天书暨二朝之螭玺,施予封赠赏赐,纳入皇族,赐姓格鲁吉达。家族中被诰授大夫者二十一人,尚有赏穿黄马褂者、赏戴花翎者、赐勇号者十余人。又敕授衔职者二十多人。女性中诰命一品夫人八人,夫人二人,诰命淑人、恭人、宜人者近四十人,先后敕帑建节孝牌坊六座,可谓盛极一时,荣耀空前,为白衣庵人文增光添彩。四川总督丁宝祯对此曾有“门高王榭”之赞。
说起吴氏家族的显赫,就不能不说到吴家张太夫人,张太夫人祖籍江西,因家道衰微,随湖广大移民拖儿带母辗转来到白衣,依靠帮人洗衣度日。张氏为人贤慧厚道,有口皆碑。时遇一地仙路过此地,张夫人施以茶水饭,款待甚周,地仙非常感激,意欲回报,让其返回老家将先祖遗骸用瓷坛装好运到白衣,择一风水宝地重新厝置。据说,这块地经常开莲花,绚丽多姿,霞光千缕,照亮群山。才有后来的吴氏子孙英才辈出,人文蔚起。传说有一些虚拟夸饰的成分在里面,但古镇上那气宇昂然的节孝牌楼,将证实着这一切,由当朝宰相题字,陕西总督书写的彰显吴氏夫人孝节的文字清晰可读。
        一个家族发达,渲染了白衣一方土地的炽热文风,这个家族的兴盛大有值得探究之处,何以英才辈出?为官众,又何以均能卓有政声?投身变法,吴德潇是“戊戌变法”的积极倡导者和追随者,惨遭杀害,近代思想家黄遵宪赋诗赞之。其子吴铁桥十四岁留学日本,也是变法的激进分子,后来成为变法中最年轻的遇难者。
        一代一代之人为什么能坚守理想,做到慷慨赴难?清末民初变革时代,巴中能涌现出象董修武、吴德潇这样的先知先行者,可颠覆或改观对“关于巴中”的认知,应大显其功,旌表其义,颂歌其勇。
风物闲美宜放眼
        白衣,山川形胜,风物闲美。以古镇为中心,方圆十里之间,山寨、寺庙、古民居建筑、宗祠、名宅府第等星落棋布,环绕布阵陈列,构成一方特色山水人文画卷。
位于镇的东北庞家塝寨,又名瑞云寨,方圆3平方公里,寨上古迹甚多,有著名的陈氏祠堂,有百年老桂树,有驰名的板银庵陈氏宗庙,有传奇的玉皇庙,还有香火旺盛的观音庙,有雄伟的寨墙,寨上樱桃树、桂花树漫山遍野,花开季节,芳香四溢。
        瑞云寨寨围约10多公里,分设东、南、西、北四门,中间还有“小东门”和“后北门”,一共六道门,通向四面八方,六门之间,除少数悬崖陡坎天然屏障无法攀越外,其余地方全是用青方石条砌成。根据地势决定,整个寨墙既坚实牢固,又整齐划一,十分壮观。
        从满清至今,秀丽的瑞云寨孕育着人文之精华锐气,寨上陈姓家族人才辈出,文才武将能人不计其数,成为望族,他们在寨上修寨墙、建宗庙、立祠堂,大造宅院楼房,培植风景,特别是这些建筑和金石木雕,其工程之大之美,以及塑画、诗赋、书法等,艺术之工之精,无不令人赞叹不已。
        位于镇东的龙翔山又有龙翔寨,又叫云台山,也名云台寨,龙翔寨是白衣吴家的老宅,是翰林吴铣的故居,其中龙翔寺居于龙翔山东麓,始建于明成化年间(1465-1487)。其龙翔寨建于清朝咸丰年间,整个山寨有5道寨门,东、南、西、北门,另加小北门。整个寨东西宽800多米,南北长2000多米,幅员面积2000多亩,寨顶还有一小寨,即为龙胜寨,并建有广寒宫,寨的西北山腰刻有一个巨大的“魁”字,与白衣古镇的“印子仓”遥相呼应,白衣著名一景“魁星点斗”由此得来。现龙翔寺毁,五道寨门损毁殆尽,有西门、东门幸存部分,还可窥视到一点当年胜景。
        除此之外,还有位于镇西中和山上有中和寨,面积3.3平方公里 。镇北小阁山有小阁寨,面积0.23平方公里。镇东南黄鹤山有黄鹤寨,建有东、南、西、北、四道寨门,始建于明、清期间,山寨依山而立,地形险峻,自成寨形,个别地段垒石修缮,坚固易守。1933年红四方面军一个连转战到此,凭借“帽儿粱”有利地形,成功的阻击了敌人一个师的进攻。镇西南凤凰山有凤凰寨,地形险峻,依山而立。个别地段垒石砌墙,各有寨门,坚固易守。
        白衣四围之山,几乎山山有寨,是白衣一代代老百姓,在动乱年间躲避刀兵刧掠,拒敌抗匪的藏拒之地。山护佑着一方百姓,百姓据寨自保,得以安享生命平安。吴氏一族聚居白衣时,依托周边山寨大办团练,保境安民,造福家乡,山寨据居功甚伟。
        白衣的山川之景在和平安宁的当代,自然成了人们踏访寻游好、消闲的一个个好去处。
要彰显一个地方韵味特色,除开大自然馈赠形胜山水,还需人文景观融入,对于大多数地方来说,宫寺庙观的修建似乎成了一种必须。白衣的寺庙道观则不计其数。报得上名来有广佛寺、小清寺、三清寺、白岩寺、板银庵、玉祖庙、广寒庵、关门庵、凤凰庵、五通庙等,更有不计数的土地庙。试想在一个并不大的场镇周围,座落着如此众寺庙,真算得上蔚为壮观。
        白衣的宫庙规模气势要数两宫一庙,即紫云宫、文昌宫与文庙。上述二宫一庙,其设计精巧,选材精细,工艺精湛,内集历代书画精萃,汇古今诗文大典,纳名家木雕石刻琉璃彩塑极品,富丽堂煌,光辉灿烂,国内罕见。世人赞谓:圣贤云集,三教融聚,众神同归,教化众生。
        紫云宫,它是儒释道三教相融的综合性宫殿,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由下列建筑组成:一为灵官阁,矗立在紫云宫正东,它是僧人做大法事的道场之一,建筑挺拔雄伟,巍峨壮观,飞角翘檐凌空,琉璃宝瓶直插蓝天。雕梁画栋,格调高雅,工艺价值非同一般,它是古镇建筑中精萃代表之结晶。二为紫云宫大牌坊,位于镇中心,座西向东,与灵官阁相遥,是一座石雕琉璃彩塑组合艺术结晶体,为白衣庵大庙的外山门,高二十余米。坊下四柱三开石拱门,基座石雕图案,中门拱檐象头撑楹,两侧门拱檐龙凤衔珠撑楹。三为观音报厅,紧挨紫云宫大牌坊后,西与白衣庵大庙相连,北抵人文蔚起坊,南挨大庙山门土地庙。屋顶用粗大木梁抬拱盖瓦,高近十米,是一长方形书画报厅。厅内有字拓于陕西留坝张良庙的宋代大书法家米芾书“第一山”竖匾,立于紫云宫大牌坊背面正中。有拓于字帖的清代大书法家郑板桥撰书“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等书画作品。四为白衣庵大庙,庙内三重殿堂并厢殿,大庙山门,由四根八棱高大石柱支撑,内框二十八扇木门,中心四扇木门浮雕四大天王,另有二十四扇木门,浮雕二十四孝图案,镏金彩色。三重大殿各置铁铸吊钟与立架大鼓,悬挂镂雕彩色宫灯。五为武圣殿,前天井,植百年桂花树,庙内菩萨近百尊。主塑武圣关公塑像,身高丈余,面如重枣,长髯须,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手把《春秋》书卷,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另塑有桓侯张飞塑像,豹头环眼,黑脸燕颌,乌髯虎须,势如奔马,狰狞显威。六为大雄宝殿,高大宽敞,正中有三尊大佛塑像。还有数十尊佛教像。
大庙三面片砖围墙,红色耀眼,依由建筑高低,墙体也随之起伏,错落有致。墙上加垛,垛上座脊,脊上镂花瓜角,垛檐脊与墙面均有塑像与绘画,与紫云宫牌坊相衔,形成长方形大寺院,前有灵官阁琉璃大宝顶相对,院后参天樟树为屏,肃穆庄严,圣洁非凡。
        文昌宫,它与文庙并列,宏伟壮观,富丽堂皇,已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由文昌宫大牌坊、奎星阁、陪阁与教舍、天开文运大礼堂、文昌帝君大殿、义路同由坊、人文蔚起坊、忠孝廉节墉墙等建筑组成。值得一提是文昌宫大牌坊外石坝东的片砖墉墙,中高半椭圆,两侧略低,墙体内嵌“忠孝廉节”四个硖石大字,黑底白字,拓岳飞手迹,如今字迹依旧清晰可视。
        文庙,又称孔庙,位于紫云宫与文昌宫之间。它由书画大厅、大成殿等组成,大成殿堂内设神龛,供有二排神位,后排中心“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之神位”牌,黑底金字,周边镂花彩色。前排列有“亚圣”和“五子”神位牌,较孔夫人神位低。殿堂望板彩画孔圣人、亚圣和五子的故事。据传说,文庙不是任何地方均可修建,务要人文蔚起科甲鼎盛之地,奉旨始可建庙修池。民国时期,此文庙曾先后移作团总团练衙门和乡公所用。
         除开两宫一庙,这里还有保存较好的太史第、吴铣翰林府、吴镇翰林府、吴德潚故居、吴钰奉政大夫第、吴幼眉公馆等。太史第位于永延乾钱庄斜对面,三开大门临街,三面片砖围墙,四合院式建筑,中心天井,屋脊龙座,檐下弧形封板,门、窗、墩均有雕花图案。此处曾移作乡政府治所。
        吴铣翰林府,建于清道光年间。四面片砖围墙,前八字朝门,楣匾“翰林府”。院内三合面木架瓦房,屋脊龙座,院坝植有桂花树。此处后移作东院小祠堂。
有吴镇翰林府,建于清咸丰年间。四面片砖围墙,东墙八字朝门,楣匾“翰林府”。院坝宽敞,植有桂花紫荆树与名贵花卉。后端为一字形五开三进木架瓦房,抵后墙体三个天井,屋脊龙座。建筑朴实简陋,曾有民间歇后语“翰林府的房子——修壳壳”。
有吴德潚故居,位于吴氏宗祠花园北首,座西向东,建于清光绪年间。三重堂院落式建筑,屋脊龙座,围墙缕花爪角,八字朝门楣匾“报春堂”。内有堂屋、客厅、书斋、戏楼、荷池、花园。
        吴德澍故居,位于李孺人节孝坊东侧,建于清咸丰年间。五开大门临街,四合院建筑,双天井,窗棂雕花图案,明窗净室,宅号“大吉祥”。
吴钰奉政大夫第,位于镇北,建于清咸丰年间,俗名高梯子。座西向东,由十八级石梯而上,八字朝门,内三合面木架瓦盖,正房七开三进,厢房五开二进,中心大石坝,内植桂花树紫金树。
        吴幼眉公馆,位于镇北,建于民国初。由八字朝门入里,二重堂院落式建筑,穿逗梁架,脊饰鸱吻,明窗净室,有木雕石雕图案。吴幼眉曾为苏州典狱长。
在古镇之外,还有值得特别书写的陈氏祠堂。陈氏祠堂修建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1849年),坐落在瑞云寨老屋塆,占地约1500平方米,坐西向东。祠堂内有戏台、木雕、石刻等建筑。戏台上面有四角板爪的鲸鳄,下面有无数精巧的木、石雕刻。尤其让人羡慕不已的是有一石刻蟠龙,全身镂鋁,活龙活现,还有陈金门(举人)草书的清圣祖仁皇帝的圣谕和众多的联语、板画、书法,样样俱全,文雅可观。
        祠堂是一座四方形、田字体的建筑,四周白灰抹墙,金壁辉煌,光彩照人,二、三十里外都遥望可及。祠堂外面有石地坝,地坝边栽了一颗桂花树,此树是祠堂竣工之时载的,距今160多年,仍然枝繁叶茂,每逢八月,桂花盛开,十里飘香。
        祠堂的大门是石料组成,门框上有对联:“八世子孙肇奉祀;四时祖豆荐馨香。”大门上狂两角镶嵌着两个精美绝伦的龙头,俯首相视,大门上方是长方形的大匾,匾上楷书“义门重辉’四个金色大字,字大约一米左右。
        大门里面是四方形的庭院,整个建筑全是木架、穿斗结构,粗大的木柱林立,柱子上挂满长短大小不一的木制卧对联语挂牌,四面是笔直、平滑而光亮的木板墙,墙壁和天花板上全是油画与水彩画,画上内容大致是二十四孝、三国、水浒上的故事情节。
        祠堂内的前面是戏楼。戏楼是仿照北京故宫的图样修建的,戏台底下是选用三尺粗的木柱支撑,前面有一道木制的围台,围台上面雕刻有四十八台古代人文大戏,人、马、车、船、亭、台、楼、阁样样俱全,刀、枪、剑、戟、琴、棋、书、画应有尽有,花样别出,极其精美。外罩铁丝网,网上有板门开关,凡演唱节目或族人聚会时,打开板门供人参观欣赏。
        庭院正中修建有三间拱厅,拱厅后面建了一个长三余丈、宽六尺的养生潭,潭正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龙盘石,此石据说是32个劳力抬进去的,上面刻有两条蛟龙,两条蛟龙相互缠绵,拥抱翻滚,同时争抢着一颗硕大的龙珠,各种各样的水生动物环绕四周,千姿百态,栩栩如生,与池水相映,妙味无穷。
        拱厅两边各向上三步石梯便是祠堂正厅,是由五间宽敞而高大的正房组成,正面依次供着陈氏祖先的牌位,左右两边摆放着各类石碑石牌,上面书刻有陈世族规、族训等内容,祠堂的正厅是族人开会议事的地方,前面木柱上木制卧联挂牌,其中有一联说“做老实事,说根心话;行无愧事,读有益书”。
陈氏祠堂足足修建了三年,它的建成足以体现过去人们的智慧与能力。
        除开寺庙、府第外,街房全是木架瓦房,一楼一底式。街檐均是穿逗双挑双柱,有墩柱与吊柱之别,墩柱吊柱雕花。街檐宽敞,摆摊售货,雨天行人不湿衣脚。街(巷)道由青石板铺成。除正街外,另有九条巷道。
        街房进深特长,中间天井,靠河边一侧有四十米之长,内有二个天井,后檐吊脚虚楼,多被洪水冲毁。
有一段街房别致,为光绪甲申年场镇遭火焚时,幸免劫难所遗,市民称之为“老街”。其街两侧店铺整齐,街道木架瓦盖,与两侧店铺相连,晴不日晒,雨不淋湿。
        汉中大道白衣庵段有“穿心店子”四栋,其中镇上三栋供来往客商力行歇息或食宿。
        街房与宫殿、府第融为一体,热闹与幽静交织,突显街市繁华与人文雅景,别具一格。感受白衣古韵,不能一一叙说,这里宫、寺、庙、殿众多,道、佛、儒三教相融相处,曾经香火鼎盛,蔚为壮观。白衣的山、石、水、林、沙渚花草、飞鸟虫鱼、夜月晓雾等等对应相衬,构成了该镇十大景点而远近闻名。如钟山毓秀、梯云揽月、锦鳞搏浪、小角钟鸣、美女晒羞、黄鹤戏水、凤凰展翅、魁星点斗、沙洲牧鹤、古井龙泉等。每一景都有一故事,或有一传说,让古镇更笼罩在一种神秘的色彩和氛围中,世世代代居住在小镇的人们,都能如数家珍般给来访者一一道来。白衣举人吴德溥以白衣之景写了一首打油诗“小角楼台照白衣,凤凰展翅扑蒙溪,鲤鱼扳籽回头望,步步登高上云梯”,而今这首诗,烫金在名酒小角楼精致的包装盒上了。
        如果走在白衣古镇的街头,感到呼吸的历史气息太厚重太浓烈了,那么就到镇外那广阔的沙滩上去戏沙好了,或到河中去荡舟、到水中去畅游,或去登高远眺。累了、饿了,就去品尝一顿鲜美的白衣鱼吧,白衣的全鱼宴可是上了央视的文明密码栏目。自然的好山好水好味会让你在白衣把脚步停留的,人造的东西的时间久了会消失踪影,但山水将与日月同在,恒久在那儿闲美着。

 

 

        破茧蝶变已时至
        感受白衣的古意古韵,脚步叩响在古镇青石板的小街,寻寻觅觅在这依旧存留的民居深深庭院、那飞檐翘角的徽派建筑、壮观的节孝牌楼、气势恢宏的风火墙、轮廓依然的大庙遗迹、残垣断柱的雕梁画壁、戏楼……,一处处沉默着古镇的故事,渲染静穆的气氛,古镇在斑驳中勉力支撑着一段长久的历史,在风雨中摇动,我有一种隐隐的担忧,生怕被凌历的长风吹走,只留下深深的喟叹。
        世时变更,大多数古镇在时间的霜雨雪击,风摧日蚀,还不说天灾人祸的毁损,注定逐渐斑驳消失。依旧保存较好的古镇比较稀有了,白衣古镇,无疑是留在这方山水的瑰宝,白衣人明白,平昌人明白,让白衣重新焕发生机,是正确而明智选择,不仅是期许,更是一项艰难的实践。
白衣镇虽然先后获“全国重点小城镇”、“全国生态小城镇”、“中国传统村落”、“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等多项国家级殊荣,全国历史文化街区也正在申报中。虽然得了诸多荣誉,但时间的腐蚀性太强,寂寞地坚守原初之貌的白衣古镇,也有陷落的危险。不过我们现在欣喜地看到,白衣的保护发展,如今已开启崭新一篇。
白衣在重新绘制复苏的蓝图,从认知上、理念上突出高水平设计、高起点规划、高品位建设,有序推进。规划引领发展,白衣未来的模样就在这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院编制的《白衣古镇保护与发展详细规划》里,主题:“水乡古镇、士绅文化”,目标:国家AAAAA级风景旅游度假中心,形成一个集生态人居、历史观光、文化休闲于一体,力争占据到巴山第一古镇的位置上。
  规划严格保护历史文化遗产,通过对文物与历史建筑的修缮、复建,整治风貌不协调的建筑,保护古朴的历史环境氛围,再现白衣古镇完整历史风貌,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历史古镇。
        规划依托白衣古镇以吴家家风文化、孝道文化为代表的地方特色文化,打造家风文化建设基地,并结合具有巴人风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官绅文化、商贸文化、宗教文化等,使其成为川东北特色的文化名镇。
        规划利用古镇周边优质的山水与田坝资源,维护古镇生活与耕作相融合的居住环境,针对现代人对大自然的向往与追求,发展农林与乡村休闲产业,打造高品质田园风情的度假小镇。
        以白衣古镇丰富的旅游资源构建全域旅游,通过特色打造形成一系列旅游景点。以古镇核心区为中心,规划打造“一带六区—滨河观光带、故城古道展示区、生态休闲体验区、文化休闲度假区、山水田园居住区、民俗文化传承区、古镇南口景前区”格局,外延千亩花海、白衣渔村、莲藕观赏基地、新村聚居点、小阁寺、龙翔山等景点。给广大游客全新的“有文化、有内涵、有特色、有深度”旅游体验。
        白衣在行动,破茧蝶变已经不是纸上文章,时已至,梦将圆。目前已全面拉开整妆换颜的序幕,正以如火如荼的工程建设,即将孕生出一个新白衣。
我们现在就可以欣喜地看到,花海基地及古镇干环线旅游道路、游客接待中心及生态停车场正在建设中;古镇新村聚居点、拆迁安置点、民房的风貌整治正在进行或已经完成;启动建设水产科技园、水产养殖基地;吴氏官邸、永延乾钱庄、文昌宫石刻、龙凤古井四个省级文保点修缮正有序推进;临河栈道正在建设中,等着你的到来。
白衣,是大巴山古镇的另类。在千里秦巴山中,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复制出一个相似的白衣来。可以有相似的山,相似的水,但是它的建筑群落,建筑群落里包容的文化,它移民而来的风情,它走过的独特历程,它骨子里的东西,有着极大的差异。它是皇城与民间的融合,是南北文化交相辉映的结晶,是自然、人文孕生结成的包裹紧密的果实,是一朵开放在大山里的奇异花朵。我们相信在今人努力下,这奇异之花又将重放异彩。

(注:文字相关资料由白衣文化站站长熊建安提供,摄影李永安、叶君、岳鹏等)

 

来源:新浪微博(巴中阳云--舞文弄墨一家人)

 

编辑:何瞻麟
关闭】【打印
心情投票
稿件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2015-2020 WWW.BZSMX.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主办: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办公室 电话:13308291079 18398205206 E_Mail:182472315@qq.com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蜀ICP备16003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