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艺术品市场“持续深度洗牌”
2017-01-10 16:23:58    来源:
字体: | 颜色: 绿

2016一一2017中国工艺美术品市场与创作年度研判报告

 

    中国工艺美术品,无论是市场还是创作,无论是即将过去的2016年还是马上到来的2017年,从总体发展趋势看,都在围绕一个词进行,那就是“持续深度洗牌”。因而,我将“持续深度洗牌”确定为中国工艺美术品之市场与创作年度研判的关键词。

 

 

 

 荷塘清香(青花釉里红瓶) 李砚  

 

  所谓“洗牌”,就是“调整”。因而,在市场经济社会,市场“洗牌”是常有的事,这才是经济发展之常态。

    近几年来,一方面,受全球经济发展速度放缓、中国经济结构性调整全面推进,以及中国政府强力反腐深度进行等多种国内外大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受2000年以来中国艺术品市场虚火过旺、中国艺术家创作过于粗制滥造、中国艺术家队伍盲目壮大等许多内在因素的影响,致使中国艺术品市场整体呈现供过于求,甚至假冒伪劣品充斥的情况。中国艺术品市场遭遇新时期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是完全符合规律和逻辑的结果。

  现如今,全国拍卖企业锐减、全年拍卖业绩骤降、大量画廊门店倒闭、高档艺术品滞销、中低档作品绝望、从业人员大量转行乃至失业……“危机”甚至殃及相邻产业,如景德镇《中国陶瓷(艺术版)》等艺术类杂志的停刊即是例证。毋庸置疑,无论中国艺术品市场,还是中国艺术品创作,早已进入“持续深度洗牌”状态已是不争的事实。尽管预测是十分无知的,甚至是极其危险的,但是我还是愿意冒险对其趋势做出预测:从总体发展趋势来看,这次“洗牌”,一定是“持续”而“深度”的。所谓“持续”是指它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所谓“深度”是指它必定会涉及艺术领域的方方面面。

  要真正读懂当今中国艺术品市场和创作的“持续深度洗牌”现象,有必要回顾2000年以来的短暂“辉煌”。曾几何时,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持续“火热”,一度令全球市场快速“升温”甚至“变暖”。作为艺术品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工艺美术品市场,无论总体还是单项,虽然都落后于字画等纯艺术品市场,但就其当年“火爆”的发展趋势来看,丝毫不输给其他艺术品市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直至今天,整个工艺美术行业仍在乐此不疲地争评“大师”称号,致使“大师”泛滥不堪,即是明证。

 

    景德镇曾经的“火爆”

    为了让研究成果更具客观性和公正性,更接近于事实真相,作为研究者的我,虽然多年游弋于艺术圈,但始终坚守“研究而不投资”的原则与底线。尽管如此,当年的情景仍然强烈刺激着我的神经,令我记忆犹新。

  众所周知,研究中国工艺美术不能不研究陶瓷,而研究陶瓷一定要研究景德镇。我关注景德镇多年,对景德镇的历史和现状多有所了解;我还亲眼目睹了景德镇由“门庭若市”走向“门可罗雀”的变化过程。这里仅举景德镇当年的两个小事例,以窥其当年的“火爆”程度。事例之一,景德镇有个从事陶瓷艺术创作的朋友,他曾经在一个公开场合宣称,他的艺术陶瓷多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先收款后交货是常有的事,有时交货期还会无限延长。他甚至还很得意地表述,有时候买家连他家里的破碎瓷片都不放过。事例之二,与其他陶瓷产区不同,历史上景德镇“过手七十二”的分工与合作,造就了今天完备的陶瓷生产与流水线。因而即便是一个不太熟悉陶瓷制作的人,想在景德镇以陶瓷谋生,都是完全有可能的。于是,在艺术品市场超级“火爆”的年月里,大量陶瓷业外人士趋之若鹜地奔向景德镇,真有点像当年革命知识青年成群结队地奔赴革命圣地延安一样。于是,在景德镇形成了一个新新人类族群——“景漂”。他们有来自国外的,更多来自国内;有一流艺术家,更多的是二三流的,甚至不入流的也大有人在。鼎盛之时的“景漂”可达两三万人之多,约占景德镇陶瓷从业人员的五分之一。他们在景德镇创建有两三千个工作室。“景漂”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曾经一度是景德镇艺术陶瓷市场“火爆”的受益者,在景德镇赚得盆满钵满的大有人在。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景德镇正是当年整个中国工艺美术品市场与创作“火爆”情形的写照与缩影。宜兴、苏州等地又何尝不是如此?玉器、紫砂、刺绣等其他工艺美术门类又何尝不是这样?

  

    工艺美术品市场的引领作用

 

凤朝阳(梅子青) 陈烈汉

  

     中国艺美术品市场与创作,正面临着“四大挑战”和“两大趋势”。所谓“四大挑战”,便是“传统消费群体正在快速解体”“资源性危机日益加剧”“一些传统技艺濒临失传”“作品思想的时代性困扰”等;所谓“两大趋势”,则是指“纯艺术化趋势”和“贵族化趋势”。

    无论是“四大挑战”,还是“两大趋势”,都是中国工艺美术品市场之“持续深度洗牌”的具体表现和必然趋势。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四大挑战”与“两大趋势”的存在与发展,却使中国工艺美术品之价值与价格全面超越一切艺术品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首先,传统消费群体正在快速解体。中国城镇化发展趋势已经势不可当,此即意味着城镇人口将快速超越乡村人口,成为工艺美术品最大的消费群体。毋庸置疑,城镇人口的艺术欣赏趣味会迥异于传统乡村人口,“纯艺术性”趣味的作品会是他们的主要追求;城镇人口的购买力也会显著强于乡村人口,尤其是部分高收入人群。所有这些都预示着,未来的中国工艺美术品会具有更加广阔而理想的市场前景。

  其次,资源性危机日益加剧。原汁原味的原材料是工艺美术品的生命,是判断某件作品是否属于工艺美术品的重要尺度。而随着资源危机甚至枯竭现象的日益加剧,许多工艺美术品必定会成为紧俏商品,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孤品”。“物以稀为贵”的市场规律和经济杠杆,将会直接促使这部分工艺美术品的价格大幅而快速上涨,其增速和涨幅或许要超过包括书画艺术品在内的一切艺术品。这正是工艺美术品“贵族化趋势”的重要依据。

  其三,一些传统技艺濒临失传。虽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我国各级政府都在强力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试图维持文化多样性,但是,人类文明发展史告诉我们,在文化领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法则似乎一直在起作用。在工艺美术领域,随着一些品种因各种原因走向消亡,其遗留下的社会资源与市场份额则会自动转移并聚集到另一些生命力更强的品种上。“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现象或许会在工艺美术领域得到快速凸显。这即意味着,一些传统技艺的消亡,不会在整体上影响工艺美术的发展趋势。

  其四,作品思想的时代性困扰。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品并不缺乏思想,但却缺乏时代性思想。这是传统工艺美术之所以广受责难的重要原因。然而,随着传统工艺美术人的逐渐觉醒,尤其是学院派不断深度而全面的渗入,此责难与困扰必定会得到快速而极大的改观。可以预见的是,工艺美术品必定会在固守传统之材料、技法、造型的基础上,重点从意境、思想等方面进行创新与突破。由此,工艺美术品的艺术地位和学术价值一定会得到快速提升……

  所有这些都表明,在未来的发展中,扬长避短后的工艺美术品,其价值与价格的提升必定会成为不可逆转之趋势,其超越其他艺术品是完全有可能的。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何瞻麟
关闭】【打印
心情投票
稿件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2015-2020 WWW.BZSMX.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主办: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办公室 电话:13308291079 18398205206 E_Mail:182472315@qq.com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蜀ICP备16003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