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教授李锦来巴指导工作
2017-06-26 16:13:19    来源:
字体: | 颜色: 绿
    6月19日至21日,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大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教授李锦来我市指导工作,市民协主席余江及相关单位领导陪同。期间考察了恩阳区登科街道办事处恩阳古镇、青木镇黄桷树村、通江县民胜镇鹦鸽嘴村、巴州区大和乡界牌村、光辉乡白鹤山村平昌县白衣镇白衣庵居委会。

 

 

 

    6月21日上午,李锦在座谈会上对我市传统村落立档调查和村史馆建设进行了专业指导。市文联副主席周东,市民协名誉主席阳云,市民协副主席陈俊、李永安,市住建局、巴州区宣传部、恩阳区住建局等单位机关领导参加了座谈会。参与村史馆建设的设计、承建单位在会上介绍了村史馆设计建设思路。

  

 

    李锦在座谈会上指出:

    一、村史馆建设。巴州区决定建村史馆的意义非常重大。从国家战略来讲,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新型城镇化理念,新型城镇化和传统城镇化最大的区别就是乡村要保留,过去认为在城镇化过程中城乡是二元对立的,有了城可以不要乡了,比较忽略乡村建设。新型城镇化要城乡平衡发展,乡村是拿来留住传统文脉的。村史馆作为传统文化传承的基地,它的地位非常重要,这也和中央要求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一致。村史馆的修建,从巴中来讲是想把它和扶贫攻坚的思想建设结合起来,资金也只有在扶贫攻坚这个盘子里面来解决。但是从长远来讲,要有一个思路,就是村史馆针对的对象不完全是为了宣传脱贫致富的成效,在确立村史馆的建设目标时要把教育村民传承村落优秀文化作为中心,也就是说这个村史馆有一部分功能是对外展示,让人们看到脱贫攻坚的成效,另外一方面有些地方搞旅游,也可以展示给游客,让他们看到这个地方的特色。但是村史馆不是一个旅游景区建设,也不是一个工作成效汇总,它是这个村落文脉传承的基地,可能它会取代过去的宗祠,成为这个村落的中心和文化教育的中心,所以村史馆建设要体现村民的主体性。

    怎样把村民调动起来参与这个村史馆的建设呢?村史馆可以做成一个部分是固定的,比如说村落历史、乡贤名人、重大历史事件,另外一个部分可以作为经常更新的展区,现在就做成脱贫攻坚的展区,将来脱贫攻坚这一个阶段结束,又有新的中心工作的时候可以把这一部分更换,就按博物馆的长设展厅和临展区间的关系来处理。既能够满足目前中心工作的需要,又能够让村史馆长期永久的发挥作用。

    怎么解决同质化的问题?路径之一就是让这个村落的人来讲他们的历史、他们的现在、他们的家、他们的父母和他们的子女,这样就可以把它做成一个当地有故事的村史馆。鹦鸽嘴村的村史馆现在完全是一个红军文化的设计,内容非常丰富,然而在这个村史馆看不到现在的人,所以老百姓对它其实是不太有兴趣,我就给他们提议要把现在的人放进去。比如鹦鸽嘴村是种葡萄的,就可以让第一户种葡萄的人做一个口述史,为什么要种葡萄?还有第一户种葡萄的人在发展中一定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比如资金和技术的问题,在这二十年里面遇到了很多的自然灾害,怎么处理这些问题来满足一家人的生产生活需要,然后带动整个村子变成了葡萄村。他就是这个村落里面的代表,他的经历是不可复制。这就是怎么解决差异化的问题。还有的村生态文化特别好,生态环境保护得特别好,当地人特别爱护生态环境,这也就可以做一些口述记录。村里原来是什么样?这个生态环境是种树种回来的?还是人们特别爱护原有的森林得来的,就可以做很多人和事的介绍。比如村里面有一颗大树,有可能是一颗古树,我们就把这个古树讲清楚,有可能没有古树,但是我们有一大片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才造起来的森林,我们就可以讲这些故事,这就是传统与现代怎么衔接。同样 我们也可以讲今天的社会是怎么形成,怎么运作的。比如有的村孝文化突出,但是二十四孝里面那些卧冰求鲤,埋儿奉母的事情今天是绝不可能再出现的。在这个村落里面它之所以会形成孝文化,一定会有原因的,不仅要注意历史上出现过弘扬孝文化的人,最关键的是要知道今天的情况,比如村子里面的好媳妇,她是怎么上对老人、中对兄弟姐妹,下对她的子女,她怎么来教育影响她的家人的,像这种故事把它放到村史馆里面,村史馆的同质化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我前两天在鹦鸽嘴村给他们说,可以试一下,让孩子,比如说初中的这些孩子来做一做他们父母的口述史,为什么?因为我们从新中国建立以后,宗祠的活动就停止了。以前宗祠活动有春节祭祖,春节祭祖不是大家去烧香就完了,春节祭祖之后族长就要总结去年我们这个家族的情况,然后就要表扬一些人,批评一些人,甚至处罚一些人,表扬的人是孝顺的,努力学习的,勤奋劳动的人,社会认为道德很高尚的人,批评好吃懒做的人,做了坏事的人,甚至要在祭祖仪式上把违反了族规的人开除,所以子女都知道父母干了哪些事,对勤劳讲理的父母是尊重的。但是现在的孩子7、8岁就上学了,他眼中的父母是管他吃住,没有钱给他拿钱的人。父母怎样艰辛的生活他们不了解,特别是在外面打工的人,从收入和社会地位来看他可能并不成功,他可能就是每年寄点钱回来,但是他是尽心尽力的,如果他的努力得到子女认可,对代际关系的社会维系和农村社会的稳定非常有意义。如果子女否定他的父母,实际上这个社会会出问题。我发现现在中国社会有一个问题是子女对父母不尊重,不尊重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他不了解父母在外面是什么状态。所以把他们的日常生活放到村史馆里面,让村史变成普通人的历史,这也就是差异化的表现。

    村落的大事记,界牌村已经做了一个,记录这个村做了什么,从什么地方搬到了什么地方。不过比较像建制沿革的历史,我希望做成真正对村落有意义的大事记,比如水库的修建、通路、通电、电视入户、自来水入户、小学开学、村卫生室建立、特色农产品的引入、第一所农家乐的建设等等,另外像村落生态环境我们记录第一只塑料垃圾袋出现的情况,什么时候大家又开始收集垃圾等等。村落大事记是对村民而言至关重要的大事记,比如易地搬迁,这绝对是一件大事,实际上异地搬迁就可以做很多口述,异地搬迁之前和之后是什么情况,这样真正把它做成村民当中的大事记,可能每一个村落就不一样了,这样也是把传统与现代比较好的结合起来。

    我们在展示村落展品的时候,要充分发挥村民的作用,比如说异地搬迁的村落,可能我们现在去拍原来村落的照片,费时又费力,但是村民家里有,其实可以做一个对比,原来和现在的房子,然后把口述放在下面,写清楚这张照片是谁家的,村民会觉得有参与感,将来子女和外人来看的时候,这张照片就是原来家的照片,让他们尽可能的参与。因为村史馆不是博物馆,什么东西都要去买,东西放在村史馆,但是产权是你的,写清楚是你捐赠给村史馆的。比如说工匠,这是哪个做的,我们这个村子做的,我自己做的,自己捐的,然后就可以写清楚由某某制作,体现村民的主体性,这样就变成村民和村史馆是融合在一起,村民愿意让他们的后代去看这个地方,同时他们的后代可以通过参观这个村史馆就更了解这个村落。

    处理好传统民俗和新民俗的关系,我是主张在传统村落里,如果传统民俗已经消失了,我们就展示新民俗。比如以前请戏班子来唱戏,现在不仅请戏班子,还看电影,因为新民俗还包括新的时代特点。比如像界牌村传统民俗非常丰厚,就可以把传统民俗放进去。但是有些村传统民俗不够了,就可以放新民俗。比如传统的民俗婚礼是要坐花轿,现在哪个还坐花轿?这就可以去采访一个70多岁的老奶奶,问问她的传统婚礼是怎么办的,然后再介绍新式的婚礼怎么办的,这样就把民俗丰富起来。还有过去生了小孩,要去祠堂告知一下老祖先,但现在是要喝满月酒,可能老人还是要去做告知祖宗的事情。而且传统节庆想完全恢复也是不可能的,就连庙会也简化了很多。新民俗里,也有很多时代印记,例如传统饮食过去重油重糖,现在也有减油减糖,有一些变化,但是村史馆对饮食文化的介绍,既有传统又有新的,分清楚哪些变了就行。这个现代社会本身就是传统和现在衔接的社会,能说清楚就说,说不清楚也没关系,今天是什么样子能够把它表达出来也可以。

    另外我还比较主张村史馆除了一个固定的展区以外,在村民的房屋里面也可以做一些展示,比如说民俗这部分,如果一定要在村史馆去做一个传统建筑花费非常大,但是这个村落里面还有一座老房子保留着,这个老房子里面厨房他已经没有用了,就把这个厨房作为一个展示的区域,然后把传统的厨房用具都集合在那儿,它就是村史馆的一个延伸。

    二、传统村落。巴中传统村落的建档工作是在全国都做得非常好,非常有名。梨园坝是中国民协第一批传统村落立档调查做得最好的村落之一,所以在传统村落保护这方面还是非常有智力支持的,民间的文化爱好者非常多。在界牌村有这么一群人,村支书、村长带着一群人认认真真地做文化整理工作。所以我也给界牌村呼吁一下,就是界牌村那一批文献是不是请博物馆古籍保护的技术人员去支持一下整理工作,提供一点保护的条件。一个传统村落要保护下来是很难的。全国现在有5000多个传统村落,但是我们发现一部分传统村落空心化,没有居民,特别是高山上的老百姓搬下来了,这一部分村落很可能就很快消亡。二是有一部分村落,就像我们去看的白鹤山村,实际上它申报传统村落之前保护下来的传统建筑就不多。要想把传统村落保护下来,就是村落形态和产业发展的诉求要吻合。从这几天考察的情况来看,有做得非常好的,比如白衣庵社区,重建工作就做得很好,一是它是文物,修旧如旧,另外它的格局保存得非常好,实际上传统村落不仅保护的是建筑,更重要的是传统村落的人和活动。我在界牌村很感动,40多岁的中年妇女,我说为什么回来了?她说叶落归根。这是新型城镇化的基础,如果把农村的基层服务、基础设施跟上了,产业发展的模式确定了,农民工是会有一部分回乡的。关键是要把农村建设成一个真正的既保留传统文化又有现代产业支撑的地方,这种村落才能够真正保存下来。所以传统村落保护最关键的是我们要把民俗文化专家的智库和产业发展专家的智库结合起来,就是给传统村落找一个不会破坏传统村落的产业支撑。比如做农家乐是不是全部要做成成都三圣乡这种农家乐,三圣乡的农家乐全部是新房子,传统川西坝子的“林盘”没有了,这就需要民俗文化的专家和产业发展的专家在一起协调,而我觉得像宣传部和住建局是核心,可能不接触的时候大家是各说各的,但在一起反复磨合就会找到契合点。

    传统村落立档调查,目前出现的情况是有一部分传统村落硬件保护得非常好,但是软件保护得非常差;有一部分传统村落软件保存得还不错,但是硬件非常差。恩阳黄桷树村的硬件保存就非常有限,但是它的软件还可以,有宗祠,有宗族,另外它还有川北灯戏,所以从立档调查这个角度来讲,深入发掘它的软件部分,就是民俗文化这部分也可以弥补硬件的不足。恩阳这一次能够好好运用民协的智库,来做传统村落的立档保护,就非常有意义。立档调查非常重要。住建部门对每一个村落是有档案的,但是这个档案的特点是偏重于建筑,因为这是住建部门的优势,所以每个村子是有测量的。后来为什么住建部要和民协合作做立档调查,就是想要把文化放进去,不然就变成文物保护,但是有很多传统村落里的建筑时间又不够文物,所以为什么传统村落里面有一种建筑叫传统建筑,虽然它建筑时间不长,但是它充分体现这个地方的特色。所以在传统村落的建档里面,有责任和义务充分把软的这一块讲清楚。比如有一些对传统村落的认知,可能有一些误区,认为传统村落是不是必须一定要有很多老房子,最好是有,但是如果没有,保留传统村落的格局也很重要,为什么?因为传统村落选址有规矩,如果它这个格局保存完善也可以,但是住建部门的立档调查不太注意这个问题,所以文化学者参与进来,就希望把这些东西完整表达出来。其实做立档宣传的目标是两个:一是传统村落究竟代表什么文化,要说清楚,巴中这么多传统村落,每一个传统村落究竟代表什么文化,或者巴中传统村落分成哪几种类型,哪一种传统村落代表什么类型,这个要讲清楚,这是留给后人的,至少哪一天传统村落没有了,但是我们的后人要知道。二是要激发村民的文化自觉。传统村落的保护要靠村民自己,政府只是引导和帮助,调查过程就是激发村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豪,形成保护氛围的过程。传统村落不是做一个表格和一本书就行了,它是要发挥这两个功能。对巴中整体性的传统村落调查,不仅仅要关注国家级的,还包括省级的。所以底摸清楚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对巴中未来的发展是个至关重要的事情。

编辑:何瞻麟
关闭】【打印
心情投票
稿件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2015-2020 WWW.BZSMX.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主办: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办公室 电话:13308291079 18398205206 E_Mail:182472315@qq.com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蜀ICP备16003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