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拍摄民俗图片 挖掘农耕文化——记摄影家何东明
2019-02-27 15:56:48    来源:巴中日报
字体: | 颜色: 绿

  

  何东明

  从2004年到2019年,何东明走遍了川东北地区,拍摄民俗图片数万张。2014年牵头完成巴中“中国石刻之乡”申报工作的图片拍摄任务;去年10月,他拍摄的16张川东北民俗图片入选《中华民俗大典》;由他牵头拍摄的《川东北民间生产生活器具图录》今年即将出版。

  “民俗是一个地区自发形成并保存下来的文化财富,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传统民俗逐渐消失。我希望通过拍摄川东北地区的民俗图片,挖掘、记录这一区域的民俗文化。”市民协副主席、市摄协副主席何东明说。

  2月18日,记者采访了何东明,听他讲述川东北民俗摄影的故事。

  

  《川东北民间生产生活器具图录》书影

  摄影之路 选择民俗题材

  2000年之前,何东明在光雾山大坝景区开宾馆,平时用胶片相机拍了很多风景照。“那个时候对摄影还没什么概念,觉得摄影就是拍照片。”何东明说,到光雾山景区的游客有三分之一是来摄影的,其中不乏大师,他常常给他们带路,一来二去学到了很多摄影知识,从而开始从事专业摄影。

  “风景照拍得太多了,一些摄影老师建议我拍民俗图片,因为自然风光每年都有,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而目前很多传统民俗正在消失,且不能再生,拍摄民俗图片也是一种记录、传承文化的方式。”何东明说。

  2003年,何东明加入市摄协。2004年后,何东明开始重点拍摄民俗图片,他是巴州区鼎山镇人,对巴中民俗有着切身的体会和深入的了解,因此他选择先拍本地民俗,有地域性、代表性。其次,川东北地区有着共同的文化基因,其民俗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于是他将拍摄的视角放大到整个川东北地区。

  

  耙田

  何东明介绍,目前我市南江、通江的民俗保存得比较好。“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很多传统的事物被新的事物所代替,这是时代进步。我们拍摄民俗图片,并不是鼓励回到刀耕火种的生活,而是把川东北地区农耕生产生活方式完整、系统地记录下来,反映社会发展进程中农民的勤劳与智慧、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状态。”何东明说。

  除了拍摄,何东明还对照片进行整理分类、补充完善,为拍摄过程、拍摄对象撰写了详细的文字说明。“摄影有技巧,但文字叙述比较难,因为不仅是直接记叙,还要挖掘更深层次的内涵。”何东明说。

  

  耒米

  农用工具 整理集结成书

  2013年,何东明加入市民协,牵头拍摄《川东北民间生产生活器具图录》。他在巴中每个区县各找了1至2名摄影爱好者一起拍摄,历时4年多,共拍摄几万张图片,包括246件(套)农村生产生活用具。“这套书共4本,目前进入排版阶段,计划今年出版,将在新华书店出售。”何东明介绍,书中90%的图片是他拍摄的。

  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推进,很多农村生产生活用具失去了使用价值,有的甚至找不到了,为了完成拍摄只能采取场景再现的方式。“民俗摄影不重技巧,而重真实,只有真实才能打动人,但真实又是很难找到的,这就需要尽可能地还原。”何东明说,放在玻璃罩子里的展品只能让人在脑海里回味,而场景再现能给人真实的感受,拍摄的照片才有现场感和生命力。

  何东明和摄友打听到通江县犁辕坝村有一个保存完好的大石磨,但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过了,为了再现动态推磨场景,他们自己买来玉米、找人推磨。“因为知道我们在拍照,玉米磨了一半,村民的动作神态还是不自然,我们便收拾东西准备结束拍摄。谁知其中一个村民说:‘他们不拍了,我们干脆把剩下的玉米磨完。’大家就放松下来,说说笑笑地推磨,我们赶紧拿起相机拍摄,最后图片画面很生动。”何东明回忆。

  

  平田

  “在拍摄过程中,有的村民很配合,有的不理解,有的一看到镜头就紧张,拍出来的照片也不自然。”何东明说,因此除了抓拍,他在拍摄之前会先和村民沟通,得到村民的认可和理解。

  “在数千年的农耕生活中,农民创造、使用过很多工具,最后留下来的都是精华,有的工具甚至不只一种使用方式。”何东明说,比如扁担除了可以挑水,还能用来平整秧田;戽水斗是提灌工具,使用起来很方便,不用的时候还可以挂在墙上作为储藏工具。几年拍摄下来,感触最深的是劳动人民无穷的智慧和对生活的热爱。

  

  石板屋

  跋山涉水 呈现民居演变

  在拍摄农村生产生活用具的过程中,何东明发现川东北民居这一题材很好。“川东北民居大多依山而建,取材自然,没有固定的格局。拍摄这一题材,可以展现民居从岩洞到茅草屋、石板屋、土坯房、砖混房,再到现在新农村的演变过程。”何东明说。

  目前,岩洞、茅草屋、石板屋所剩不多,很难找到,且大多藏在深山里。为了拍摄这类民居,何东明常常要驱车几个小时,有的地方车开不过去,只能靠双脚跋山涉水;他还到广元苍溪拍摄了石板屋。

  

  制作撮瓢

  经过多方打听,何东明了解到全市还有人居住的茅草屋只剩3处,其中1处在南江县贵民乡蟒洞坝村,海拔2000多米。从巴中到蟒洞坝村车程4个多小时,何东明一共去了3次,拍摄了茅草屋的外部布局、内部结构等。其中一张照片是雨天拍的,细雨迷蒙,屋顶上雾气缭绕,恍若童话故事里的仙境。

  茅草屋的主人是两位老人,何东明还拍摄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场景。“堂屋里有毛主席画像、神龛,这就是他们最纯粹的信仰。”何东明说。后来,当地政府在茅草屋旁边为老人建起了新房,何东明专程去拍照,还给老人带去了新的毛主席画像挂在新居内。

  

  茅草屋

  第一次去蟒洞坝村之前,何东明买了100多块钱的芹菜送给村民。“山里不缺蔬菜,但种植芹菜的比较少。”何东明说。第三次去蟒洞坝村,赶上下雨天,车陷入泥坑里,村民认出了他,主动背了两背篼柴火烧过的灰倒在路上,泥泞的路面变干了,车一下就开了出来。

  山上交通不便,核桃卖不出去,何东明在茅草屋主人家买了200多斤核桃。村里另一个老婆婆听说了,冒雨背着核桃赶来,何东明把她的核桃也买了。“本来是去拍照的,结果买了400多斤核桃,自己吃不完,还送给亲戚朋友吃。我总觉得我们和村民是朋友,应该互相帮助。”何东明说。

  

  戽水

  典型人物 挖掘内心情感

  “虽然时代变迁、社会进步,但很多村民对传统农耕有着很强的依赖性,生产生活习惯难以改变。”何东明说,4年前,他开始跟踪拍摄恩阳青洲坝一位70岁的老人,作为川东北地区传统农耕的代表性人物。

  通过跟踪拍摄老人劳动、生活的场景,何东明发现,这位老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坚守着最传统的农耕生活,几乎看不到现代科技的影子。老人认为旋耕机耕地太浅,不适宜作物生长,坚持牛拉犁耕;麦子出来了,老人就搭个凳子坐在麦田边,手里拿着竹竿赶鸟雀。

  

  推磨

  “从几年的拍摄过程中可以看出,国家重视生态保护,农村生活环境越来越好了。传统农耕对人的体力需求大,见效慢、效益低,现在用这种方式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且种植的粮食作物减少、经济作物增多。尽管机械化生产逐步推广,但传统农耕在山区的优势还不能被完全取代。”何东明说。

  何东明解释,跟踪拍摄是在不干扰拍摄对象的前提下,选择恰当的时间点进行的。目前他对老人的跟踪拍摄还在继续。立春后雨水增多,老人家中要提前请匠人翻盖瓦片,他要去拍摄匠人如何翻盖、老人在这一过程中做了哪些事;老人种了几亩水稻,他要去拍摄栽秧前如何收水、平整秧田。“这一传统农耕人物基本上拍完了,有时也会发现新的东西,除了逐步丰富完善,更重要的是挖掘农民内心对传统农耕难以割舍的感情。”何东明说。

  

  青洲坝老人扛着犁头准备耕地

  接下来,何东明还要到南江的一座高山上拍摄,这里土地很少,但只要有土地的地方村民都想尽办法种上了庄稼。“由此可见农民对土地的珍惜,希望从中找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密码’。”何东明说。(本报记者 王佳彬)(本版图片由何东明摄)

  

  瓦房  

  新村新居

编辑:飞天传说
关闭】【打印
心情投票
稿件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2015-2020 WWW.BZSMX.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主办:巴中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办公室 电话:13308291079 18398205206 E_Mail:182472315@qq.com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蜀ICP备16003400号